Posted on

智库专访朱军“性骚扰”爆料人:若上法庭,不会退缩

Vista看天下微杂志 作者: 记者 白宇洁 王学琛 发布于 2018-08-16 17:04:08

央视著名主持人朱军被曝性骚扰实习生一事,有了最新进展。

8月15日午间,受朱军委托,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官方微博发布律师声明称,2018年7月以来,网络中出现大量与“朱军性骚扰(猥亵)实习生”有关的不实信息。经过事务所持续20日的调查、取证、备诉工作,于8月15日把匿名长图原发者及至今仍处于在线状态的新浪微博转发用户(经实名认证)起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,后者已于当天正式受理该案。

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接受朱军委托所发律师声明。(网络图)

约20天前的7月26日,新浪微博用户@麦烧同学 发布了一份匿名举报长文截图,作者弦子(化名)指控朱军曾对她进行过性骚扰。

作者称,她曾在中央电视台做实习生,某次《艺术人生》节目录制前,她在化妆室与朱军单独谈话时被他“隔着衣服试图猥亵”;幸好当时另一位嘉宾阎维文进来,她才得以脱身。

8月15日,“麦烧同学”接受《新京报》采访时表示,她尚未收到法院传票,且自7月份一直在与律师接触;待收到法院传票后,她也会以法律途径来应诉,原举报者将会为她作证。

而原举报者也对《新京报》表示,如果对簿公堂,她将为“麦烧同学”出庭作证。她还强调,很想知道4年前她因此事报案后“那些证据到底是什么结果,监控录像是否还在”。

《艺术人生》主持人朱军被曝曾性骚扰实习生,他委托律师实务所发声明称是谣言。(网络图)

事发后,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与“麦烧同学”取得联系,试图进一步厘清事件情况。“麦烧同学”称她本名徐超,曾经做过环境领域的记者。这次站出来,是为了朋友的妹妹发声。

以下是对话全文:

“我和她都愿意承担风险,这是互相信任与支持”

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(以下简称记者):朱军的声明提到,会起诉发布匿名长图的微博原发者,作为最早在微博发布长图的一方,你有何回应?

徐超(微博名“麦烧同学”):首先他并没有在声明中写我的微博名或我个人的名字,现在也只是说他的声明发布之后,很多人猜测我可能是被起诉人之一。但我直到现在也没有收到北京海淀法院的传票,或者说他那边律师的通知。所以现在仍然不能确定我是被告。

记者:朱军方面8月15日发出声明后,你在当天下午1时55分发布的微博中说已经请了律师,这是出于什么考虑?

徐超:出于一个做准备的考虑。

记者:被害当事人愿意出来作证吗?

徐超:被害女生是愿意出来作证的。她在接受《新京报》的采访中说,会出庭作证,她妈妈也说要一定要告到底。

因为我信任她,所以才发布了这样的消息。我相当于是替她发声,因为她那边可能有各种顾虑,本人不愿意站出来,而我愿意去做这个事情,我愿意去承担相应的风险。

如果我现在成为被告,(那么)我是基于一个事实,而这个事实曾经有过报警记录,也需要这个女孩子站出来做证人。所以她愿意去承担这样的风险,我觉得这就是互相的信任和支持。

记者:你和作为当事人的女实习生认识吗?是什么样的关系?

徐超:我认识这个女孩的姐姐,我俩之前是工作关系。我是做环境污染的记者,她是做图片视频新闻的记者。我是7月26号早上看到这个爆料长图的。

当时她姐姐在美国,睡觉之前把这个经历贴了出来。长图贴出来之后,我看到有别的媒体人在转。然后,我就把这个发到了我的微博上,说这是朋友的朋友,然后爆料了朱军的事情。

“这是我知道的所有性骚扰案件中,唯一报过警的”

记者:你基于什么去相信爆料内容的真实性呢?

徐超:首先,长图里描述得很详细。而且她是我了解的所有性骚扰案件中,唯一一个报警的。她报警的时候,她的老师和一个律师已经在现场,他们当时尽可能在做应该做的工作。因为我之前也因为信用卡被盗刷报过警,所以我知道报警一定会有回执,这是一个思路。所以我觉得这个事情比之前的事情更可信,这是其一。

第二,她写的第一个长文,是四年隐忍后的反思。隐忍的代价是每次想起这个事情,都觉得很压抑,父母也觉得非常愧疚。但当时因为是公务员,有这样那样的压力,没有坚持下去。

之后她还反思了,觉得没有为自己去争取正义。那当她面对其他人(类似)情况时会想,当时自己都没有勇气走下去,还怎么能去帮其他人?

所以当时我的感受就是,如果她现在愿意以这种方式去说出来,那我愿意去相信她。所以我当时就把这个东西放到了微博上。

记者:可不可以理解为,一方面是因为有报警记录,另一方面是她的反思引起了你的一些共鸣,所以你选择相信她?

徐超:还有一个,因为是我朋友的妹妹。虽然我和这个朋友只是见过几次,打过一些交道,但是我相信她的为人。

但最重要的,还是因为它这个是有报警记录的,这跟其它案件不一样,它不是通过受害人的共鸣互相去印证,你也被他骚扰过,我也被他骚扰过,所以认定这个人是有问题的。它是曾经有过报警记录,而且还有过电话录音的。

记者:当事女生知道你要发布微博吗?

徐超:我发第一篇微博的时候她不知道,但是她把爆料长图发到了她的朋友圈,当时很多媒体朋友都在转。到后来,她们姐妹都希望这个事能传播开来,我们都不是出于一己私利,它跟我的个人利益关系八竿子打不着。

“麦烧同学”在微博呼吁更多的受害者站出来。(网络图)

遭房东“施压”,“不删微博就退房”

记者:据媒体报道,在朱军发布声明前,你被现在住所的房东施压?

徐超:前天(8月14日)晚上下班的时候,我接到了那个房东的电话,他很隐晦地说他有一个在北京市公安局的朋友,看到了一个重案要案的记录,其中有我的信息,也有他的信息,这个公安局的朋友给他的建议是说,“你在国企工作,你把这个房子租给这样的人是会影响你的工作的”。那就是让我删微博,如果我不删的话就要退房。

记者:从爆料至今,朱军那边有没有再找过你或者是当事女生?

徐超:没有,他除了把我微博拉黑了,没别的行为。因为我也没有关注他,他当时把我拉黑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

但是房子这个事情让我觉得很不安全。首先,他是一个普通的公民,如果按照职级来说,他没有任何的渠道和方式能够拿到我的租房信息,而且我相信如果他能拿到我的租房信息,那我其他的信息他也都知道了。这个到底是谁告诉他的?这是公安局才能查到的一个渠道,这么隐秘的信息,为什么朱军会知道?

记者:受害女生有没有收到朱军方面的施压,你了解吗?

徐超:她目前好像也没有受到其他压力,但是朱军曾经看过翻过她微博的内容。

记者:这个是怎么确定的?

徐超:微博有一个微博故事的产品,它会留下浏览者的痕迹。朱军就曾经跑到她这个页面了,去看她发过哪些小视频之类的,留下了访问记录。

发现这个事情后,她们姐妹问我能不能发微博说一下。我也是觉得挺好玩,然后就截了个图,把朱军曾经在她那个页面上浏览的那个截图发到微博上去问他,“四年之前的事情,你都没有道歉和回应,然后现在看别人微博算什么?”大概说过这么一句。

记者:这个大概是什么时间?

徐超:8月4号。但我发的那个截图已经删了,因为如果我不删的话,房东就急着逼我退房。所以我就把一些像这种调侃的内容给删了。

举证难度大,但“不会往后退一步”

记者:如果正式打官司,你觉得你们这边的举证难度大吗?

徐超:难度是挺大的,因为受害人去派出所要当时的回执,那边不提供。这个是一个正常的流程,也是法律允许的,也有公安的操作规范在那儿。

如果是我作为被告方上法庭的话,那我们会去申请拿这些证据。我不知道在法庭上去申请的话,这些东西能不能拿出来?对于(真正打)官司到底是胜还是负,我心里面是一个未知数。

但是无论胜也好,负也好,我觉得如果我因为这个事情被打压,(工作上)难以晋升,那就意味着有更多人的勇气以及他们往前迈一步的胆量,可能都会受到打压。我不希望因为我的退缩,会让更多人觉得这个事情好难,不要再往前了。我不希望这样。

所以就是上了法庭,在没有宣判我败诉之前,我应该不会有任何往后退一步的想法。

记者:现在你们这边准备的具体进展是什么样的?

徐超:如果收到法院相关的通知,我们就积极准备应诉。现在已经找到了律师在沟通这件事情。

记者:现在除了租房之外,还有其他人身安全方面的困扰吗?

徐超:我非常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,因为他已经查到了我的租房信息,那么我其他信息他应该也能查到,包括我父母,以及我个人情况的信息。因为我是自己一个人住,所以我会担心人身安全问题。

想了解更多智库信息,敬请订阅《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》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